东莞折扣网
大健康生态智造供应链服务平台

尴尬的外卖:救不了餐饮,拉不动美团【绿芽君】

2020年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减少外出的人们开启居家生活,餐饮业的堂食业绩几近清空。很多人自然而然地认为,餐饮业转向外卖是降低损失、自救的好办法。

几乎一夜之间,从大型连锁到独立餐厅,无数餐饮企业转向外卖。

然而,目前来看,蜂拥而至的“转型”并没有带来理想效果。

受疫情影响,餐饮业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这也激发了餐饮行业与平台之间的矛盾。

4月初,广东餐饮业联名向美团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指责美团作为平台的高佣金及独家垄断,强调高佣金超出商家承受能力;美团于4月13日回应表示,美团对80%企业抽佣在10%-20%范围内,“真实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

而在双方各执一词的僵持下,逐渐展现出一个疑问:疫情之下,外卖能拯救餐饮业吗?

餐饮业与美团外卖的矛盾还在持续发酵。

4月14日凌晨,也就是美团发表回应一天后,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下称“广东餐协”)外卖专委会再次发出声明,称美团外卖在回应中公布的“10%-20%”抽佣比例等并不准确。

广东餐协4月14日声明

在这份声明中,广东餐协援引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一份报告称,“我会正式会员商家166家,共有约120家已上架美团外卖平台,而在这约120家商家里,2019年无一家商家的佣金抽成低于20%。”

在这份颇为强势的声明背后,是整个餐饮行业相当严峻的经营现状。

由于体量小、人力有限,在疫情期间,中小餐饮商家无法效仿头部企业,以承包团餐或自建外卖系统“自救”,大多只得寄希望于外卖平台。

“我们之前没有做过外卖,疫情开始之后,堂食做不了,才第一次开通美团外卖。”

“美团本来在我们区域的要求是签独家协议抽佣比例16%,不签独家则抽佣21%,”王寿介绍说,“但是疫情期间,如果不签独家,对方其实不给你审批,要拖上2、3周,签独家的话,一两天就审核通过了。”

比独家协议、抽佣比例等限制更让人失落的是,王寿发现,外卖开通后,能为餐厅新增的营收也仅为每天200元左右,相当于比此前日均多卖出一单——王寿家的火锅套餐是218元一份。

“仅为疫情前的三分之一”、“大概是之前的10%”、“下降近一半”,在全天候科技与多位小型餐饮商家交流中,对方均表示,疫情期间,外卖订单同样出现了显著下降。

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一位从事餐饮业多年的烤鱼店店主赵宇(化名)提到,其餐厅所在的北京朝阳区某商圈,附近居民多为外地来京人员,疫情期间,由于大量人员未返京,潜在消费人数大幅降低,导致区域内所有外卖订单量降低。

营收下滑但固定成本不变,利润也自然下滑,“营收减少后,相当于成本提升了15%,我们本来做外卖的利润就只有10%,现在根本已经不赚钱,”赵宇感慨。

上线外卖初期,王寿也遭遇了与前述意大利餐厅业主同样的“零订单”,直到一名外卖小哥为他“支招”:王寿自己找人在店铺附近100米-200米内下单,随便购买低价产品,外卖员帮忙配送,而王寿仅需付出一单5.8元运费的代价,即可快速“刷单”。“这是一种刷单技巧,行业里很多店在做,”王寿说,“我一个星期刷了30单,之后就开始有自然订单了。”

刷单不是唯一赢得外卖订单的“玩法”。堂食的店主们都很熟悉大众点评的一项营销方法,“推广通”,即付费将自家餐厅放在推荐位,每当有用户点击该餐厅页面,大众点评即收取几毛至十几元不等的“点击费”;相应的,在美团外卖界面,同样需要这样的付费推广。

“外卖的单个点击在0.1元-4元不等,我所在的区域,也就是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之外的这一代,出价大部分在2.4元至2.6元之间,很多商户每天在外卖平台上推广的费用都会在200元以上,甚至上千元。”赵宇透露。

他算了一笔账,在餐饮业,支出通常为固定成本和变动成本两类,前者包括房租、水电和人力,后者则包括食材成本和网络平台抽佣、营销费用。

曾有分析师表示,外卖的成本逻辑在于节省房租、佣金,即在以外卖为主的餐饮企业,以及堂食业务已盈利又新增外卖业务的餐厅中,只要支付外卖佣金比例不超过其房租节省比例,商家便可承受。该分析师认为,美团抽佣比例仍有上升空间,可上升至20%、乃至30%左右。

事实上,美团在3月时曾宣布过返佣政策,并在2、3月对武汉地区商家实施了佣金全免。

不过这一返佣政策并非面向所有商家,而是针对“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尤其是经营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

很难界定这一评判标准究竟如何,与全天候科技交流的数家餐厅均表示,未能享受到此项返佣政策;而根据广东餐协的声明显示,即使是获取返佣的商家,也不能提现,仅能在平台内支付推广营销等费用。

外卖突然变成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曾经,餐饮业与平台相辅相成,餐饮业说“我们在自救”,美团则称要“帮助企业渡危机”;如今,商家抱怨着亏损,平台则称利润微薄。“每单仅利润不到2毛钱”,美团在4月13日给予广东餐协的回应中表示。

僵局是否能被打破?

“期待4月17日之前,就能够得到美团令人满意的答复”,在声明结尾,广东餐协这样写道。届时,不知能否再传出一些将“双输”扭转回“双赢”局面的消息。

尴尬的外卖:救不了餐饮,拉不动美团绿芽君

【飞哥分享】未来外卖还真的是加速传播健康、传递知识、传递文明最好的渠道。因为它原本就是为大健康打先锋的。外卖做的生意就是医疗

 

APP定制——东莞赢道网络科技!
广东省企业管理研究院、龙商荟刊编辑部、东莞折扣网官媒
广告投放企业营销流量引流,东莞广告联盟!
谢谢你,成为东莞折扣网的好友!送您4节企业文化课程【0769】限时领取。请关注微信号:DGHF0769 领取(暗号:绿芽君) 联系电话13751333123

免费学习国学文化,请点击国学讲堂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东莞折扣网 » 尴尬的外卖:救不了餐饮,拉不动美团【绿芽君】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云健康医院 中医体质测试

云健康医院中医体质测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