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折扣网
东莞广告联盟 东莞本土门户网站

【云健康医院】《黄帝内经》精华,一定要背下来

《黄帝内经》精华,一定要背下来

只要是筋的问题,治肝没错。

只要是骨的问题,治肾没错。

只要是肌肉的问题,治脾胃没错。

只要是血脉的问题,治心没错。

只要是皮肤病毛发的问题,治肺没错。

一、五脏

心为神之居、血之主、脉之宗。在五行属火;生理功能 ①主血脉;②主神志;心开窍于舌,在体合脉,其华在面,在志为喜,在液为汗。心与小肠相表里。

肺为魄之处、气之主,在五行属金;生理功能:①主气,司呼吸;②主宣发肃降;③通调水道;④朝百脉主治节(淤结);辅心调节气血运行;肺上通喉咙,在体合皮、其华在毛,开窍于鼻,在志为忧,在液为涕,肺与大肠相表里。

脾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藏意,在五行属土。生理功能:①主运化;②主升清;③主统血;开窍于口,在体合肉,主四肢其华在唇,在志为思,在液为涎;脾与胃相表里。

肝为魂之处,血之藏,筋之宗。在五行属木,主升主动。生理功能:①主疏泄;②主藏血;开窍于目,在体合筋,其华在爪,在志为怒,在液为泪,肝与胆相表里。

肾为先天之本,藏志,腰为肾之腑,在五行属水;生理功能:①藏精、主生长发育与生殖;②主水;③主纳气;在体为骨,主骨生髓,其华在发、开窍于耳及二阴(肛门会阴),在志为恐,在液为唾,肾与膀胱相表里。

二、六腑

生理功能:贮存和排泄胆汁,胆主决断。

生理功能:受纳腐熟水谷,胃以降为和。

小肠

生理功能:主受盛和化物,是泌别清浊,“小肠主液”。

大肠

生理功能:传化糟粕,大肠主津。

膀胱

生理功能:贮尿和排尿,依赖肾的气化功能。

三焦

生理功能:通行元气,总司气机和气化,为水液运行的道路。

三、十二经络流注

一日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流经一个经脉,首尾相接,如环无端,掌握了自己的 身体,也就掌握了长寿健康的秘诀!

子时

子时:23:00——1:00 胆经: 熟睡!胆需要新陈代谢,人在子时入 眠,胆方能完成代谢。这个时候心脏功能最弱,如果有心脏病人备好救心丸。

丑时

丑时:1:00——3:0肝经 :深睡眠!此时中肝修复的最佳时间,废弃的血液需要淘汰,新鲜血液需要产生,在丑时完成。此时必须进入深睡状态,让肝脏得到充足能量。如不入睡,肝还在输出能量支持人的思维和行动,就无法完成新陈代谢。易患肝病。

寅时

寅时:3:00——5:00 对应经络:肺经 :大地阴阳从此刻转化,由阴转阳。人体此时也进入阳盛阴衰之时。此刻肺经最旺。肝脏把血液提供给肺,通过肺送往全身。些刻人体需要大量呼吸氧气。肺病 哮喘病人在寅时服药比白天常规服药效果好。

卯时

卯时:5:00——7:00 大肠经 :排便!便前一杯温水。此刻大肠经旺盛,吸收食物中水分与营养,排出渣滓的过程。

辰时

辰时:7:00——9:00 胃经 :勿忘吃早餐!此时不断分泌胃酸,如果饿久了, 就会有胃溃疡、胃炎、十二指肠炎、胆囊炎等危险!

巳时

巳时:9:00——11:00 :脾经 :喝水!(此时多喝水)脾是消化、吸收、 排泄的总调度。脾是后天之本。补脾:薏米 红豆 山药粥。一整天2000ml毫升水约5瓶矿泉水,要持续喝千万别别喝任何的饮料。

午时

午时:11:00——13:00 心经 :小憩一会儿。心脏推动血液运行,养神,养气,养筋。能午睡片刻,对于养心大有好处,可使下午乃至晚上精力充沛。 ※午睡不能超过 30分左右,会夺觉,容易引起晚上失眠。

未时

未时:13:00——15:00 小肠经 :小肠经在未时对人一天的营养进行调整。如小肠有热,人体就会打咯排气。故午餐下午1:00之前 吃,营养物质都吸收进入人体。

申时

申时:15:00——17:00 膀胱经 :排尿!膀胱把水液排出体外。若膀胱有热可致膀胱咳,即咳而遗尿。膀胱最活跃适合多喝水。要这个时候一定不要憋尿,会得“尿潴留”。

10

酉时

酉时:17:00——19:00 肾经 :肾脏为生殖之精和五脏六腑 之精。肾为先天之根。”经过申时的人本 泻火排毒,肾在酉时进入贮藏精华的时辰。这是一个男人的时刻。 对于肾功能有问题的人而这个时候按摩肾经效果最为明显。

11

戌时

戌时:19:00——21:00 心包经 :心包经。此刻创造安然入眠的条件。平和心态。

12

亥时

亥时: 21:00——23:00 三焦经 :睡觉了!此时是人体最大的腑三焦经运行,主持诸气、疏通水道。亥时三焦通百脉。可休养生息。

导读:《黄帝内经》分《灵枢》、《素问》两部分,是中国最早的医学典籍,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黄帝内经》奠定了人体生理、病理、诊断以及治疗的认识基础,是中国影响极大的一部医学著作,被称为医之始祖。

十三、平人气象论

52. 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呼吸定息脉五动,闰以太息,命曰平人。平人者,不病也。

53. 人一呼脉一动,一吸脉一动,曰少气。

54. 人一呼脉三动,一吸脉三动而躁,尺热曰病温,尺不热脉滑曰病风,脉涩曰痹。

55. 人一呼脉四动以上曰死,脉绝不至曰死,乍疏乍数曰死。

56. 平人之常气禀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

57. 脉盛滑坚者,曰病在外;脉小实而坚者,病在内。

58. 脉小弱以涩,谓之久病;脉滑浮而疾者,谓之新病。

59. 脉从阴阳,病易已;脉逆阴阳,病难已;脉得四时之顺,曰病无他;脉反四时及不间脏,曰难已。

60. 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不得胃气也。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也。

十四、玉机真藏论

61. 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脏气者,不能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乃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脏也,故曰死。帝曰:善。

62. 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

63. 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十五、三部九候论

64. 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调其气之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必先去其血脉而后调之,无问其病,以平为期。

65. 必审问其所始病,与今之所方病,而后各切循其脉,视其经络浮沉,以上下逆从循之。

十六、经脉别论

66. 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

十七、藏气法时论

67.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更贵更贱,以知死生,以决成败,而定五脏之气,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68. 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缓或急、或坚或软,四时五脏,病随五味所宜也。

十八、宣明五气

69. 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是为五入。

70. 五精所并: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是谓五并。虚而相并者也。

71. 五脏所恶:心恶热,肺恶燥,肝恶风,脾恶湿,肾恶寒,是谓五恶。

72. 五脏化液:心为汗,肺为涕,肝为泪,脾为涎,肾为唾,是为五液。

73. 五味所禁: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苦走骨,骨病无多食苦;甘走肉,肉病无多食甘;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是谓五禁,无令多食。

74. 五脏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是谓五主。

75. 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

 

十九、血气形志论

76. 足太阳与少阴为表里,少阳与厥阴为表里,阳明与太阴为表里,是为足阴阳也。手太阳与少阴为表里,少阳与心主为表里,阳明与太阴为表里,是为手之阴阳也。

二十、宝命全形论

77. 天有阴阳,人有十二节;天有寒暑,人有虚实。能经天地阴阳之化者,不失四时;知十二节之理者,圣智不能欺也。

二十一、八正神明论

78. 是故天温日明,则人血淖液而卫气浮,故血易泻,气易行;天寒日阴,则人血凝泣而卫气沉。

二十二、离合真邪论

79. 邪之新客来也,未有定处,推之则前,引之则止,逢而泻之,其病立已。

二十三、通评虚实论

80. 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二十四、太阴阳明论

81. 故阳道实,阴道虚。故犯贼风虚邪者,阳受之;食饮不节,起居不时者,阴受之。阳受之则入六腑,阴受之则入五脏。入六腑则身热不时卧,上为喘呼;入五脏则满闭塞,下为飧泄,久为肠澼。

二十五、阳明脉解

82. 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

二十六、热论

83. 伤寒一日,巨阳受之,故头项痛,腰脊强。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疼而鼻干,不得卧也。三日少阳受之,少阳主骨,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耳聋。三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脏者,故可汗而已。四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五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六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三阴三阳、五脏六腑皆受病,荣卫不行,五脏不通,则死矣。

 

二十七、评热病论

84.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阴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

二十八、逆调论

85. 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

86. 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是水气之客也。夫水者循津液而流也,肾者水脏,主津液,主卧与喘也。

二十九、咳论

87. 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

88. 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

89. 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三焦咳状,咳而腹满,不欲食饮。此皆聚于胃,关于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逆也。

三十、举痛论

90. 经脉流行不止,环周不休,寒气入经而稽迟,泣而不行,客于脉外则血少,客于脉中则气不通,故卒然而痛。

91. 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

三十一、风论

92. 风者善行而数变,腠理开则洒然寒,闭则热而闷,其寒也则衰食饮,其热也则消肌肉,故使人怢[dié]栗而不能食,名曰寒热。[dié]

三十二、痹论

93. 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著痹也。

94. 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着为肌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

95. 五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其合也。故骨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肾。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所谓痹者,各以其时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

96. 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血凝而不流,在于筋则屈不伸,在于肉则不仁,在于皮则寒,故具此五者则不痛也。

 

三十三、痿论

97. 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脉,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肾主身之骨髓。

98. 如夫子言可矣,《论》言治痿者独取阳明何也?岐伯曰:阳明者,五脏六腑之海,主润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冲脉者,经脉之海也,主渗灌溪谷,与阳明合于宗筋,阴阳总筋之会,会于气街,而阳明为之长,皆属于带脉,而络于督脉。故阳明虚则宗筋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各补其荥而通其俞,调其虚实,和其逆顺,筋脉骨肉各以其时受月,则病已矣。

三十四、厥论

99. 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阴气衰于下,则为热厥。

100. 阳气起于足五指之表,阴脉者集于足下而聚于足心,故阳气胜则足下热也。

101. 寒厥之为寒也,必从五指而上于膝者何也?岐伯曰:阴气起于五指之里,集于膝下而聚于膝上,故阴气胜则从五指至膝上寒,其寒也,不从外,皆从内也。

三十五、调经论

102. 神有余有不足,气有余有不足,血有余有不足,形有余有不足,志有余有不足,凡此十者,其气不等也。

103. 神有余则笑不休,神不足则悲。

104. 气有余则喘咳上气,不足则息利少气。

105. 血有余则怒,不足则恐。

106. 形有余则腹胀泾溲不利,不足则四肢不用。

107. 志有余则腹胀飧泄,不足则厥。

 

三十六、五运行大论

108. 燥以干之,暑以蒸之,风以动之,湿以润之,寒以坚之,火以温之。

109. 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于畏也。

三十七、六微旨大论

110. 相火之下,水气承之;水位之下,土气承之;土位之下,风气承之;风位之下,金气承之;金位之下,火气承之;君火之下,阴精承之。帝曰:何也?岐伯曰:亢则害,承乃制,制则生化,外列盛衰,害则败乱,生化大病。

111. 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

三十八、气交变大论

112. 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此之谓也。

三十九、五常政大论

113. 根于中者,命曰神机,神去则机息。根于外者,命曰气立,气止则化绝。故各有制,各有胜,各有生,各有成。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同异,不足以言生化,此之谓也。

四十、至真要大论

114. 治寒以热,治热以寒,气相得者逆之,不相得者从之。

115. 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寒收引,皆属于肾。诸气膹郁,皆属于肺。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诸热瞀瘛,皆属于火。诸痛痒疮,皆属于心。诸厥固泄,皆属于下。诸痿喘呕,皆属于上。诸禁鼓栗,如丧神守,皆属于火。诸痉项强,皆属于湿。诸逆冲上,皆属于火。诸胀腹大,皆属于热。诸躁狂越,皆属于火。诸暴强直,皆属于风。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属于热。诸病胕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诸转反戾,水液浑浊,皆属于热。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116. 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微者逆之,甚者从之,坚者削之,客者除之,劳者温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燥者濡之,急者缓之,散者收之,损者温之,逸者行之,惊者平之,上之下之,摩之浴之,薄之劫之,开之发之,适事为故。

117. 热因寒用,寒因热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其始则同,其终则异,可使破积,可使溃坚,可使气和,可使必已。

118. 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热之而寒者取之阳,所谓求其属也。

119. 夫五味入胃,各归所喜,故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气增而久,夭之由也。

120. 调气之方,必别阴阳,定其中外,各守其乡,内者内治,外者外治,微者调之,其次平之,盛者夺之,汗之下之,寒热温凉,衰之以属,随其攸利,谨道如法,万举万全,气血正平,长有天命。

《黄帝内经》——人与二十四节气

原文:黄帝问曰:余闻天以六六之节,以成一岁;人以九九制会,计人亦有三百六十五节,以为天地,久矣。不知其所谓也?

岐伯对曰:昭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夫六六之节,九九制会者,所以正天之度,气之数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行有分纪,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岁,积气余而盈闰矣。立端于始,表正于中,推余于终,而天度毕矣。

帝曰:余已闻天度矣,愿闻气数何以合之?

岐伯曰:天以六六为节,地以九九制会,天有十日,日六竟而周甲,甲六复而终岁,三百六十日法也。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其气九州九窍,皆通乎天气,故其生五,其气三,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九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脏,故形脏四,神脏五,合为九脏,以应之也。

帝曰:余已闻六六九九之会也,夫子言积气盈闰,愿闻何谓气?请夫子发蒙解惑焉。

岐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师传之也。

帝曰:请遂闻之。

岐伯曰: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而各从其主治焉。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时立气布,如环无端,候亦同法。

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矣。

帝曰:五运之始,如环无端,其太过不及何如?

岐伯曰:五气更立,各有所胜,盛虚之变,此其常也。

帝曰:平气何如?

岐伯曰:无过者也。

帝曰:太过不及奈何?

岐伯曰:在《经》有也。

帝曰:何谓所胜?

岐伯曰: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气命其脏。

帝曰:何以知其胜?

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归始春,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命曰气淫。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至而不至,此谓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命曰气迫。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谨候其时,气可与期,失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

帝曰:有不袭乎?

岐伯曰:苍天之气,不得无常也。气之不袭,是谓非常,非常则变矣。

帝曰:非常而变奈何?

岐伯曰:变至则病,所胜则微,所不胜则甚,因而重感于邪,则死矣。故非其时则微,当其时则甚也。

帝曰:善。余闻气合而有形,因变以正名。天地之运,阴阳之化,其于万物,孰少孰多,可得闻乎?

岐伯曰:悉乎哉问也,天至广不可度,地至大不可量,大神灵问,请陈其方。草生五色,五色之变,不可胜视;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胜极。嗜欲不同,各有所通。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五气入鼻,藏于心肺,上使五色脩明,音声能彰。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帝曰:藏象何如?

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为阳中之太阴,通于秋气。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其华在发,其充在骨,为阴中之少阴,通于冬气。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其味酸,其色苍,此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色黄,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

故人迎一盛,病在少阳,二盛,病在太阳;三盛,病在阳明;四盛已上,为格阳。寸口一盛,病在厥阴,二盛,病在少阴,三盛,病在太阴;四盛以上,为关阴。人迎与寸口俱盛四倍已上,为关格,关格之脉赢,不能极于天地之精气,则死矣。

翻译如下:

黄帝问:(甲子一周之数为六十,为一节),我听说,天道的运行,六个甲子也就是六节,就成为了一年,人则以九窍、九脏与大地的九州、九野,天道的六六之节相对应,就有了三百六十五个腧穴,构成了天、地、人之间的关系基础。我听到这个说法很久了,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岐伯回答说:问得实在是详细、明确啊,请让我一一回答。所谓的天道中六个甲子周期为一年,人的九窍、九脏,大地的九州、九野与天道相应,是确定天道中一周天,地下二十四节气的的标准。一周天的度数,是计算日月运行的行程、速度的;二十四节气的交替规律,是标记地上万物生长变化的。天属阳,地属阴;太阳属阳,月亮属阴;运行都有一定的区域、法度,并按照一定的轨道运行,太阳运行一度,月亮则相应要运行十三度有余,太阳运行一度为一昼夜,三百六十五昼夜为一年,但月亮运行度数、轨道和太阳不同,所以才有了大小月之分,二十四节气所历时间加在一起又超过一年十二个朔望月,长出的时间累积到满一个月时,就出现了闰月。每年冬至这一天被确定为阳气始生之日,再用圭表测量太阳运行照射的角度来校正时令节气,再推算二十四节气长于十二个月的时间多少,就可以计算出天道运行的轨迹、度数、节令等了。

黄帝说:我听明白天道运行的规律了,还想听一听二十四节气是怎样与天道相应合的?

岐伯说:天道运行以六个甲子为一周期,大地以九州、九野和它相对应,天道有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癸十天干,用干支相配的方法纪日,等到十天干用过六轮之后,与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两两相配循环完毕,共六十对,可记六十日,一个周甲就完成了,六个周甲的天数就是一年,这就是一年三百六十日的计算方式。自古以来,懂得天道运行之理的人,都知道万物生命的本源在于阴阳。地上的九州,人的九窍,都和天地阴阳之气相通。天地阴阳不但派生出木、火、土、金、水五行,本身还蕴藏着清阳之气、浊阴之气、阴阳合气这三气,所以才能构成天空、大地和人,而天、地、人又有各自的“三气”,三三得九,所以天地阴阳之气共九种,与地上的九州,人体内的九脏相对应。在人的九脏中,藏纳有形之物的脏器有四个(胃、大肠、小肠、膀胱),藏纳无形之神的脏器有五个(心、肝、脾、肺、肾),九脏合在一起,与天地阴阳间的九气对应起来了。

黄帝说:我已经听懂了六六为节,九九制会的道理,只是刚才您所说的积气盈闰,也就是二十四节气相加长于一年十二个月,多出来的时间累积到一个月时就出现闰月的道理,那么节气又是什么?希望您能启发我,解除我的困惑。

岐伯说:这是天帝秘而不宣的知识,也是我已故的老师传授给我的。

黄帝说:请讲给我听吧。

岐伯说:五天是一候,三候是一个节气,六个节气是一个季节,四个季节就是一年,人要适应候、气、时、岁所各自主宰的时令变化。木、火、土、金、水五行运转承袭着一定的规律,从第一天开始到最后一天结束,然后周而复始,四季、二十四节气也就区别、确立出来了。五行、四季、节气等等的运行,就像一个圆环,没有头也没有尾,五天为一候的的规律,也是这样的。

所以说,不明白主气与客气之分,客气与主气相互的叠加而产生相应的气候,节气的盛与衰,虚与实的根源、起因,是不可以做医生的。

黄帝说:五行的运行如同圆环,无首无尾,循环往复,在这个运行过程中,又有哪些属于太过,哪些属于不及呢?

岐伯说:五行的运行轮番主宰着春、夏、长夏、秋、冬这五时,各有制约与被制约,相互间盛衰的变化,这是正常的规律。

黄帝说:气候平和时是什么样的?

岐伯说:没有太过之气,也没有不及之气。

黄帝说:太过之气和不及之气是怎样的状况?

岐伯说:在《内经》里有专门论述这个问题的篇章。

黄帝说:在五行运转之中,制约与被制约的关系是怎样的?

岐伯说:(春、夏、长夏、秋、冬与木、火、土、金、水五行一一对应)春气制约长夏之气,长夏之气制约冬气,冬气制约夏气,夏气制约秋气,秋气制约春气,五行正常更替并各有制约规律,才能以各自的正气养护相应的五脏,让五脏发挥出各自的功用。

黄帝说:那么,怎样才能知道五行正常运行时因相互制约而具有的正气呢?

岐伯说:关键的一点时,五行循环反复之气是不是在立春这一天到来,如果相对应的五行之气在时令没有到来时先来了,就是“太过”,就会欺凌受它制约的五行中的那一行之气,还会反过来欺凌制约它的五行中的那一行之气,这种情形叫气淫,就会带累体内相应的脏器发生病变。如果相对应的五行之气在时令已到的时候却迟到了,就是“不及”,那么制约它的五行中的那一行之气就会肆意妄为,相生的那一行之气会受到侵害,受它制约的五行中的那一行之气也会来欺凌它,这种情形叫做气迫。所谓推求五行之气在五时中依次到来的时间,需要仔细观察,五行之气是否如期到来,如果违反了四季的时令变化,对五行与五时相应的养生方法都不了解,邪气就会由内而生,即使是医生也没法治疗。

黄帝说:有没有五行之气不依照次序而来的情况吗?

岐伯说:来自苍天之中的气,不可能没有常规。如果五行之气不是按照次序而来,就属于反常情况,反常就会出现各种变数。

黄帝说:如果发生了反常情况会怎样呢?

岐伯说:五行出现了变数,人就会生病。如果是与五行、五时相应而在变异了的时令中起制约作用的脏器,患病后会比较轻微,如果是被制约的脏器患病,病情就比较重,如果病情重又受到病邪侵袭,就可能死亡。所以,该季不是与该脏器相应的五行中的某一行当令,那么该脏器的病变就比较轻微,如果该季是与该脏器相应的五行中的某一行当令,病情就比较严重。

黄帝说:好。我听说天地阴阳之气交合后会产生有形的万物,有形的万物又因阴阳之气的变化有了不同的特征和不同的名字。天地、阴阳的运行、变化,其对于万物来说,哪个少,哪个多?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岐伯说:问得真是详细。天,极其广大无法测量,地,也是极其广大不可测量的,您所提出的问题,我也只能回答出概要,请听我说一说。草木生长,有青、赤、黄、白、黑五色,这五色的变化之多,不可能全部分清;草木也生长出酸、苦、甘、辛、咸这五味,五味的美好味道,也不可能尝尽。人对五味的嗜好各有不同。上天是用五时之气来养育人,大地是用五味饮食来养鱼人。五时之气从鼻子进入身体,藏在心、肺中,上行时让人容光焕发,声音洪亮。五味从嘴进入身体,藏在肠胃中,五味之精微储藏起来,就养育了五脏之气,五脏之气和合,人就显得生机勃勃,在加上津液的帮助,精气神就会自身体里生发出来。

黄帝说:脏腑的机能怎么样,从外表怎么能看出来?

岐伯说:心脏,是人的生命的根本,精神意志的居所,它的精华表现在面部,它所充养的是血脉,是阳中之太阳,和夏气是相通的。肺脏,是人的气机的根本,是魄也就是部分精神、感知的居所,它的精华在汗毛上,它所充养的是皮肤,是阳中之太阴,和秋气相通。肾脏,主伏藏,闭藏精气、生机的处所,它的精华表现在头发上,它所充养的是骨骼,是阴中之少阴,与冬气相通。肝脏,是肢体强健的根本,是魂也就是部分感性、知性的居所,它的精华表现在爪甲上,它所充养的是筋脉,还兼顾生发血气,其对应的五味为酸,对应的五色为苍,属于阳中之少阳,与春气相通。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是一切饮食水谷的受纳、运化之本,就像仓库一样,也是营气(水谷化生的精气)的居所,可以叫它们容器,可以分解吸收水谷的精华,排除水谷中的糟粕,它们的精华表现在口唇四周,它们所充养的是肌肉,对应的五味是甘味,对应的五色是黄色,都是至阴的脏腑,与长夏之气相通。以上,这十一个脏器状况的好坏,还要看胆腑的功能如何。

人迎(颈动脉附近的切脉部位)脉搏如果比正常状态大了一倍,说明病在少阳经脉;大了两倍,说明病在太阳经脉;大了三倍,病在阳明经脉;大了四倍以上,表明阳气已达盛极,会损伤阴气导致阴阳失和。寸口(手腕切脉的部位)的脉搏如果比正常状态大了一倍,表明病在厥阴经脉;大了两倍,表明病在少阴经脉;大了三倍,表明病在太阴经脉;大了四倍以上,叫做关阴,表明阴气已达盛极,会损伤阳气导致阴阳失和甚至隔绝不通。人迎和寸口都大了四倍以上,叫做关格,关格的脉象特点就是盛之又盛,此时人就不能与天地、四时中的精气相通、相应了,很快就会死亡。

APP定制——东莞赢道网络科技!
广东省企业管理研究院、龙商荟刊编辑部、东莞折扣网官媒
广告投放企业营销流量引流,东莞广告联盟!
谢谢你,成为东莞折扣网的好友!送您4节企业文化课程【0769】限时领取。请关注微信号:DGHF0769 领取(暗号:绿芽君) 联系电话13751333123

免费学习国学文化,请点击国学讲堂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东莞折扣网 » 【云健康医院】《黄帝内经》精华,一定要背下来
分享到: 更多 (0)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美惠家商城 万江新村店

美惠家商城万江新村店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