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折扣网

大湾区【东莞、佛山】寻找中国制造的本相【东莞折扣网】

广告也精彩

大湾区【东莞、佛山】寻找中国制造的本相【东莞折扣网】-东莞折扣网

2019年四五月间,外贸环境波澜不断,创新短板再度放大,企业成本压力继续增加,官方重议“经济韧性”。这些宏大表征一一投射到佛山和东莞鳞次栉比的厂房间。

这是个神奇之地。大公司、小作坊、先进制造、低端设备都存在。这里既有格兰仕这样的家电巨头,也有沿街铺开的破旧低矮的建筑,看起来既像居民住房,又像工业厂房。马路上,货车永远比私家车多。道路被压得坑坑洼洼,颠簸不断。一件件中国制造的商品就这样不断承压,又源源不断流向世界各地。

传统代工、陶瓷、情趣用品、家电、机器人、物联网、5G,低端的、高级的、原创的、抄袭模仿的、30年前的、未来的,所有这些看似矛盾的因素密布在这两个“中国制造”最热火朝天的城市:东莞和佛山。

位于佛山市高明区的海天酱油生产基地,像是一个被巨大的透明罩子盖起来了。几层楼高的厂房充满未来感,里面几乎看不到人的身影,整个生产系统被一排又一排巨大的不锈钢管子链接起来,从原料开始到最后封箱打包的494道工序,都看不到想象中的工人,偶尔看到一两个也不是在生产酱油的熟练工,而是操作或者维护机器人系统的技术工。他们不需要懂生产工序,只需要懂机器人操作工序。他们的广告语叫,“有人烟处,必有海天。”但生产车间,人烟稀少。

海天酱油的智能化生产线,全部来自国外,主要是德国进口,品牌有rofa、krones等。外方工程师长期进驻,进行维修检测,当然价格不菲。

产品经理陈先生指着一排法恩莎马桶说,比如,马桶座圈,“要做到即时加热、即时去热,你皮肤一接触马上就是温的,一离开马上就是常温,这已经是加热马桶座圈的二代技术了。”

陈先生说:“技术是要进化的,市场需求不可能一步满足。这需要一步步累积。背后原因:一是技术本身,是不是能达到普遍应用;二是成本;三是市场竞争倒逼。

那为什么中国不直接卖日本那样的马桶盖?反而是中国生产之后,再让中国消费者从日本代购?

回答一针见血:“因为国内价格战太厉害,你依照日本的标准做,但是卖不了日本的价格,这是看起来国内不如日本的核心原因。”

不赚钱就是流氓

安华卫浴从2013年开始使用机器人,当时想解决的问题是马桶内部U型管道内壁的喷釉工序,原来是纯人工,里面根本喷不上釉,总计1亿多元的智能化费用让高明生产基地的员工人数从1.2万降低至8000多人。

这种煎熬恰恰为拓斯达这样的工业机器人制造提供了快速生长的空间。“企业不赚钱,就是耍流氓。”

拓斯达位于东莞大岭山镇,公司创始人吴丰礼是一名退伍军人,做了几年注塑辅机设备后,发现企业机械臂的需求就开始转型生产机械臂,第一代机械臂是90度直角机械臂,这种机械臂是注塑标配设备。

徐世杰想要把机器人变成傻瓜机,就像手机,不管是苹果还是华为,不管哪个系统,要让消费者觉得好用才行。“这是全行业的事情,大家都在做,只是比谁能做出来,谁先做出来。”

一刻不停,一刻不能落后。5G到来了,物联网要来了,工业机器人的大机会就在眼前。虽然4年前刚刚研发上市第一款六轴机器人,拓斯达已经开始布局工业物联网行动。

他们曾购买了一台日本的工业机器人,花了2000多万,产品确实好,很可靠。但用了几年后,发现除了产品贵,定期维修也很贵。一般从日本派人过来,两天时间,就要支付几万块。

但是后来发现生产对机器人的需求越来越大,机器人越买越贵,买不起。而且买过来后发现有些技术也不是他们想要的,不一定跟他们的需求完全匹配。

黄钊华说:“这个成本压力很大。因为格兰仕所在的家电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竞争,其实利润很薄,竞争很惨烈。”

最先进的、最尖端的技术和专利买不来怎么办?

黄钊华说:“技术是要逐步积累的。”“我们用机器人换人,投入精力自己研发机器人,核心还是成本,降成本、提效率。如果不划算,我们当然更愿意用熟练工。现在,中国的劳动力还没有贵到很贵的地步。”

“我们为什么要自己研发机器人?因为你没办法跟机器人公司深度合作。太深了,你所有的生产、工艺就太依赖他们了,你的成本其实是被他们锁定了,而且你没有秘密了。此外,机器人企业可以卖给你机器人就可以也卖给别人,大家都一样了,你还有什么核心竞争力?”

每每这种时候,中国制造全产业链的优势又体现了出来,尽管有时它看起来不那么高端。黄钊华说,“当然一些核心零部件可能需要购买,不过市场上一般都能买得到。佛山是只要你提需求,基本上都有人做,只是价钱的问题。我们在基础零部件上有优势。并不是只有机器人、机械臂才是机器人,才是智能制造。”

溢达的制衣车间在向外界展示着纺织服装——这个最传统的产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厂区里,AGV自动驾驶运货机随处可见,大门、电梯全部智能感应,站在电动平衡车上的工人穿梭在每一台机器生产线上。

溢达集团全球有5.5万名员工,在佛山有2.2万人,最多时佛山有3万多名员工。这一定程度上与机器自动化的出现相关。

溢达的生产自动化进程早就开始了。集团2018年收入达到13.6亿美元。强大的实力,让它能更自主地进行智能制造、柔性生产的尝试。这家公司现在连布匹疵点的检测都用带有照相机的机器人来做了。

溢达研发和使用机器人的高峰发生在近五六年。原因还是成本和效率。这对于一家主要做出口代工的成衣企业来说,至为关键。

欧美是溢达的主要市场,原来订单都比较大,这两年订单开始变小了。美国订单在2013年以前占比约45%,2018年降低到了39%。

在溢达,这种应用型的创新随处可见。比如排线机生产线,一排2000多根针,原来需要熟练工把各种配色的线一根根穿进针眼,非常花时间,现在机器穿,需要一个小时。

溢达针织面料厂总经理程鹏说:“目前,像纺织企业这样的技术创新,政府能起的作用相对较小。企业的创新其实是行业领头企业和隐形冠军内生的需求,创新的第一驱动力其实不是降成本,而是为了生产流程和产品的可靠性,最后衍生成企业在市场上的持续竞争力。”

按照此前数十年的国际产业链转移案例,人力密集型企业本应该逐渐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而转移至新的区域,但是这些企业依然在用尽各种方式竭力留在这片制造王国之中。

龙翔机械厂是东莞的一家代工厂,主要代工生产各类梳子,工厂已经生产了30年,客户包括Boots、沃尔玛等。

龙翔机械厂老板徐先生介绍说,近十年,在广东省做梳子的企业数量每年都在减少,现在差不多2/3的梳子企业不见了。离厂区不远,一家名叫裕元的企业,曾为耐克等多家知名品牌做代工,一度有10万工人,但在2018年年底,一夜倾塌,一个工人都没了。这一带,风光时,万人工厂到处都是,但现在千人工厂都算不错了。龙翔机械厂最高时有1300多人,现在只有不到400人。研发原来有200多人,现在只有40多人。

广西人王冑在这里已经干了20多年,现在是这个工厂的职业经理人、大管家。他说,“很多工序没法实现根本的自动化,因为很多工序还是离不开人工操作,尤其是最后把各种部件组装成一把梳子的时候,也就是成品部分。”

成本的上涨,订单的变小,都是让这家公司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的原因。但王冑感触最深的是工人变了。

2018年暑假,王冑喊他一个亲戚的女儿来厂里做工,这孩子是1998年生人,她只来了几天就受不了了。

“她不愿意做这个。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这不是我们一家企业遇到的,也不是一个案例。整个都是这样的。这不是原材料上涨的事。现在工厂里没有年轻人了,普遍40岁左右。现在的年轻人没人愿意做工了。你看现在暑期工都很少了。”王冑说。

他判断,机器替代人一定是个趋势。再过几年熟练工会更少。“制造业的升级,就是技术工对熟练工的替代。”

“中国制造”的财富来源

从佛山高明通往顺德的大巴车穿西江而过,江水浩浩荡荡,浑浊似黄河。两岸龙门吊、货轮林立。

佛山和东莞的长途客运站内,车辆密集,随时可以去区域内的任何一个地方。候车大厅里,拎着塑料罐桶的,不修边幅呼呼大睡的乘客,随处可见。工作人员不时呵斥那些蜂拥而上不排队的老乡们。

有时候你很难将这些场景跟这里的生产出来的精致、充满科技感的产品联系起来,但这就是中国制造的本相。

这里的班车很准时,说几点开车就几点开车,说走高速就走高速,不管车上有多少人,都准点发车,司机会挨个要求所有乘客都系上安全带。这里不像中西部的一些城市,大巴车从不准点,出了客运站兜兜转转地拉客,说走高速很快又下了高速,往往说好了一个小时的车程需要花出去两到三个小时。

时间、效率、成本。无论表象多么杂乱,无序,都挡不住这里对时间、效率和成本的坚守。这是中国制造的财富来源。

从东莞到深圳,大巴车经过一个不太长的城市过渡带,很快就上了深圳的“长安街”深南大道,一切就到了现代世界,仿若到了另一个国度。

 

 

APP定制——东莞赢道科技!
广东省企业管理研究院、龙商荟刊编辑部、东莞折扣网官媒
粤港澳大湾区资源整合/行业资源企划指导:文化产品咨询服务,品牌推广,企业战略开发引流,东莞广告联盟!
谢谢你,成为东莞折扣网的好友!送您4节企业文化课程【0769】限时领取。请关注微信号:DGHF0769 领取(暗号:绿牙君) 联系电话13751333123

免费学习国学文化,请点击国学讲堂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东莞折扣网 » 大湾区【东莞、佛山】寻找中国制造的本相【东莞折扣网】
分享到: 更多 (0)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评论 抢沙发

智能新风机 金酱老酒

智能新风机金酱老酒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